当直播来到边疆 通往互联网新世界的大门正在打开

文章正文
2020-10-29 04:48

  于田县阿热勒乡夏玛勒巴格村库尔班扶贫手工坊内,若克艳·图迪(左)和阿依努尔正在直播。

  玉石销售直播间。

  于田县杭州乐播新疆和田直播基地里,穆乃外尔(中)正在直播带货。

  天津北方网讯:两个圆形补光灯伫立着,灯光交汇处是一个讲台,台面上有话筒、镜子、手机支架和各类商品。两位新疆维吾尔族姑娘正在对着手机屏幕,卖力地介绍着当地的特产玫瑰花,语言略显生涩但饱含激情。讲台的后面有一张巨大的背景板,上面写着“万方于阗”。这是记者在杭州乐播新疆和田直播基地看到的一幕。

  “我们的直播间是国内一流的,全套设备都是从杭州运过来的。两年内,我们将会为新疆和田地区培养600名电商直播人才。”乐播基地负责人、讲师陈前这样告诉记者。

  新疆和田地区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,南部被昆仑山阻隔,交通不便,商贸和旅游开发有很多困难。随着互联网、电商的发展和传播,直播电商这种新型商业方式也来到了边疆。外来的先行者们带来了全新的理念和课程,通过培训引领当地居民打开边疆特产的网销之门。本地一些年轻人随即加入了短视频拍摄和直播的队伍,并尝试着直播带货,助力家乡的脱贫攻坚事业。直播,正在改变着边疆地区的商业形态,推动着当地的经济发展。

  边疆特产走上网销快车道

  18岁的穆乃外尔·买赛地是该基地的一位直播学员,来自60多公里外的喀尔克乡拜什托格拉克村。她本来是和田地区于田县职业技术学校会计专业的一名学生,9月初,她偶然看到了贴在学校的直播基地招生广告,培训期只需20天,就能初步掌握直播技术,向全国销售本地的产品,于是迅速报了名。

  参加直播培训,除了有对直播这一新鲜事的喜爱和尝试外,还有穆乃外尔对家庭的一份责任和对妈妈的一份报答。她的爸爸在库尔勒务工,妈妈身体不好,没法继续种棉花、摘棉花。2017年开始,家里的三亩地改种了核桃。即便劳动量比种棉花少了一些,但打理核桃树仍然很辛苦,每年从5月份就要开始干活,一直到收获完成的10月底。

  “我学会了直播带货,就能帮妈妈卖核桃了。”穆乃外尔这样说。由于体弱,妈妈每天只能劳动一两个小时。每次周末放学回家,穆乃外尔都会帮着妈妈干活,“剥核桃需要戴着手套,要不两手就会黑乎乎的”。看到妈妈这么辛苦,她忍不住落泪,她也暗下决心,要早一点帮助家里。

  现在,穆乃外尔已经开始在直播平台推销自家的核桃了。9月底,她第一次直播是在淘宝直播平台,3个小时的时间共有1200多人观看了直播,一些粉丝已经下单购买。她原本以为,第一次也就是同学好友捧个场,最多不会超过几十人,结果竟有1000多人。她对自己的第一次直播效果非常满意,对直播的潜力也有了更多的期待。说到这儿,她突然提高了嗓门说:“我做到了!”此后,主播培训课和直播实操课,她更加专注和努力。这位18岁的小姑娘对记者说:“我的偶像是薇娅,我要当和田的薇娅。”

  杭州乐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项目经理陈前曾在云南、山西、陕西等多地负责过直播人才培训项目,在他看来,新疆具有开展电商直播的天然土壤。首先这里的特产很丰富,干果和水果的品质优良;其次,这里的维吾尔族姑娘大多眉清目秀、能歌善舞,有开展直播的优势。

  和穆乃外尔一样,还有不少年轻人来到基地学习直播技巧,加入直播带货的队伍。哈丽旦木是于田县一家网络服务站的站长,经营着一家店铺,帮人们修手机、充话费、收发快递等。她看到直播基地的培训通知后也前来学习,在学习了相关知识和直播技巧后,她准备在自家的店铺里直播,销售本地的葡萄干、玫瑰花酱、核桃等产品。

  在于田县阿热勒乡夏玛勒巴格村,也有两位主播,分别是阿依努尔和若克艳·图迪。她们推销的是库尔班扶贫手工坊的产品,让贫困村的手工产品通过网络外销出去,实现“居家直产”和“居家直售”。19岁的若克艳·图迪,刚从吐鲁番职业学院毕业。她平时就喜欢唱歌跳舞、搞网络直播,在某直播平台上拥有2.6万名粉丝,点赞量将近8万。放假在家的这段时间,她来到阿热勒乡夏玛勒巴格村库尔班扶贫手工坊当一名“带货主播”,她非常珍惜这个机会。在直播间里,她和阿依努尔穿上民族服装,介绍木摇扇和手工皂,网民对此非常感兴趣,不少人询价并下了单。

  目前,维吾尔族姑娘开展直播带货遇到了语言方面的小障碍。一个突出的现象是,主播学员在和粉丝互动时,内地的网络流行语,尤其是赞美的、调侃的流行语,她们还不能快速理解和回答。“这不算很大的困难。下一步,我们在培训时加强这方面的内容,克服这个小障碍后,这些主播就能很畅快地和粉丝们互动了。相信我们的学员能卖出更多的新疆特产。”陈前说。

  古老村落成为网红景点

  此时正是开展沙漠探险、去沙漠深处看胡杨林的最佳季节,在不少资深自驾游游客目的地的清单中,这两年多了一个村子——于田县达里雅布依村,这要归功于当地网红的短视频推介和直播。阿依图娜就是其中一位推介家乡的网红,她在某短视频平台有近40万粉丝,在今年的国庆节期间,央视直播还与她连线,进行了相关报道。

  去年,她还是北疆一家赛马公司的员工,今年返回家乡和田做了一名自媒体从业者。在她拍摄的短视频里,记录了墨玉县老家院落里的生活日常及南疆地区的风土人情。开朗活泼的阿依图娜调侃自己是“单身狗”,还在吃手抓羊肉时故作正经地问妈妈:“老妈,你是不想让我吃家里的羊肉才老是催婚吗?”撒娇卖萌的样子,引得网友连连点赞。

  阿依图娜还走出家门,拍摄了南疆地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和独特景点,把当地的风土人情展示给全国的网友。和田地区脱贫攻坚红枣拍卖大会的现场,一颗比鸡蛋还大的“枣王”拍卖出2.6万元的高价;皮山县一家石榴种植园,一颗1.8千克的大石榴拍卖了1.6万元,石榴园的员工徒手把石榴掰开,将饱满、鲜红的石榴籽儿分享给游客;洛浦县一棵500年历史的无花果树,占地面积达1.5亩,树上结的无花果糖度很高,因甜蜜的口味而被当地人称作“糖包子”,要拍扁了像包子那样一口吃下去。这些妙趣横生、充满乡野气息的场景,都被她拍摄并记录了下来。

  为了展示民族服装艾德莱斯裙,阿依图娜来到小姨家里,拍摄了小姨的十多件款式各异、色彩艳丽的艾德莱斯裙,还当场试穿了几件,并“央求”小姨赠送给她一件。很多网友私信留言询问阿依图娜她的花帽是怎样保持不掉落的,她就在院子里用树胶抹头发、编辫子、插别针,展示了维吾尔族花帽的戴法。她还到非遗活动现场,让老一辈的阿姨展示别具风格的“世界上最小的帽子”。

  9月底,阿依图娜参与了“进藏第九线70周年穿越”的活动,其中一站是沙漠里古老的村落达里雅布依村。这个村子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腹地,距离于田县城240公里,以前到县城一个来回要15天。村民住着用胡杨、红柳枝排扎而成的“芭子房”,喝着克里雅河高氟、高碱的涝坝水,没有路、没有电、没有网络,过着“日出而牧,日落而息”的原始生活。

  阿依图娜来到一位阿姨家,尝了一下她们的饮用水,“有一股咸味”。阿姨做了当地的特色食物库麦其,这是一种有肉馅儿的馕,埋在沙子里,上面烧木头烤熟。在散落的“芭子房”中间走着,有一种跨越千年的穿越感。她端来一盘手抓羊肉,和阿姨一起品尝。活动当日,陕西和四川的两支自驾游团队聚集在达里雅布依村,两个车队停留在一片空地做饭,两边都请阿依图娜品尝。当尝了四川风味的菜肴后,她被辣得直流眼泪。这些生活化的场景,都被她展示在短视频平台上。一位网友留言:“现在,大美新疆的任务交给阿依图娜了,因为安尼古丽(另一位新疆网红,有100万粉丝)已经去上海上大学了。”

  去年,有1000人到达里雅布依村旅游,今年,游客人数在继续增长。在达里雅布依村,已成立了专门的“沙漠守望者”旅行合作社,将11户居民房屋修整,用来接待游客。旅行社负责人库尔班罕是村里走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,也是最早接触网络和直播的人。她在某短视频平台有10万多粉丝,去年9月起,通过直播,她让更多的网民和游客知道了她生活的村庄。

  经过网络主播的推介和专业化建设,现在的达里雅布依村已成了网红景点,成了沙漠旅游者最期待的旅游目的地之一。

  “和田玉”销售方式在改变

  在南疆,除了瓜果飘香,还有一种商品驰名全国,那就是和田玉。和田玉质地温润,适合雕刻,在国内的玉石、玉器市场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。人声鼎沸的玉石巴扎(集市)、街边大大小小的玉石店铺以及店内陈列的雕工精美、价格不菲的玉器,成为当地一道独特的风景。近年来兴起的网络直播和直播带货,也在冲击着和田地区的玉石市场,改变着玉石的销售方式。

  2019年初,一些拥有大量网络粉丝的主播出现在了和田的玉石巴扎,他们拿着手机四处游走、对着柜台一通拍摄、讨价还价后却不付钱,这些行为引起了玉石商人们的不满。还有一些主播雇人到玉龙喀什河里表演挖玉,挖出一块玉后欣喜得狂奔,引得粉丝点赞甚至下单购买这块刚挖出的玉。一些不法商贩勾结主播,用染色的玉和假冒伪劣产品欺骗客户,因此而伤害了玉石市场的秩序。

  但是,在更多的玉石商人看来,直播是一种趋势,用最简单的方式拉近了卖家与买家的距离,能让和田玉快速卖到全国各地。这种趋势,已不可扭转。在这种趋势下,在和田本地经营玉石的商人们也开始加入上网直播的队伍。

  “收玉小哥”麦提亚森就是这样一位上网直播的玉石商人,他40多岁,一直以收玉、卖玉为生,在玉都城有一家店铺。现在,他的店铺里已搭设了直播间,补光灯、美颜灯、镜子、话筒、手机支架等直播设备一应俱全,他会坐在直播间里介绍和田玉的鉴别、买玉的技巧等。

  在直播中,他直言不讳地指出了一些行业内商家包括其他主播的不轨行为。这种“打假”式的直播,让他吸引了更多的粉丝,尤其是初入玉石市场的消费者。他曾经亲自到玉龙喀什河里用铁锹挖了半个多小时,结果一块玉也没有挖到。他以此告诉网民:那些到河底一锹下去就挖出美玉的视频都是假的。他还说起,当年和田人已用窗纱到河底筛玉,现在的河底基本无玉可挖了,千万不要相信一夜暴富的神话。

  他到村里收玉,会和维吾尔族玉石商人先拍手(一种商业礼仪),诚恳地出价,约谈“排挡子”(利润加成),讨价还价后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在他看来,那些拿着手机四处游走的主播还价后却不付款的行为,是一种严重的失信行为。一些主播自己不懂玉,只是单纯粉丝多,四处压价,网友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到假冒伪劣的玉石,这种现象,让他深感痛心。

  去年底,和田玉都城规定主播入场要缴纳一定的费用,引导直播逐步走向正规化。与“收玉小哥”相熟的几位主播,也开始从走播变为了坐播,积极学习玉器知识,规范自身的网销行为,避免粉丝成为假冒伪劣产品的受害者。

  深夜的玉都城里,露天区域已不见人影,但各个店铺里的直播间仍灯火通明。主播坐在中间,用近乎嘶哑的声音对着手机,向网民介绍玉石或玉器。旁边围着一圈玉石商人,他们争抢着把手里的托盘推向主播,期待着他们在网上介绍自己的产品。一旦粉丝出价确定购买,可以通过专门的快递公司发货,玉石商人给主播一定的分成。这种全新的玉石交易模式正在形成。

  无论被动还是主动,南疆的人们迎来了直播的时代,通往互联网新世界的大门正在打开。他们拿起手机,记录着身边的生活,推介着家乡的特产,让更多的网民了解了这个区域的风土人情,激发了更多人前去旅游、交流合作的愿望。不久的将来,随着和若铁路、尉犁至且末沙漠公路的贯通,这里的商品能更便捷地外运出去,这里的人们也能更快地走上康庄大道。(津云新闻编辑孙畅)

文章评论